生有時,死有時,凡事萬物都有定期。從命定論角度看,人在世上走一趟,像是與生命的一場約會 — 來去的日子都與命定的一切約好了。所以,倘若如約而逝的日子將要來臨,你想給這個世界留下什麼?

給病人的生命故事作畫,創作需時是以往三倍

活動合辦機構 IWS 香港國際水彩畫協會的主席黎思思同樣參與了會見病人、作畫等等。她坦然參與是次活動的藝術家,大多是第一次以畫作回應病患者的生命故事,因為題材新穎而且真實,創作上需要花以往三倍時間構思。「其中一位畫家,為一位熱愛自由、曾是司機,如今只能癱瘓在床的病患者作畫,她初稿意念改了三次,才找到表達病患者不甘身體限制,仍渴望自由的心。」作畫不單是記錄,還是藝術家們與不 同生命的對話和碰撞。「有一位平常喜歡畫花的水彩畫家,以病患者最愛的水仙、百合為主題,重新綻放的花朵代表患病經歷給了以往陰鬱的病人一次重生 — 讓她擁抱對生命的熱愛。」黎思思分享道。而她自己的畫作「光源」則以太陽花、森林和陽光作主,為先天缺少頭蓋骨、僅在世上活了 10 小時的朱瑋恆作畫,代表了瑋恆與家人從摸,,到找到釋懷的光芒的歷程。

10 段生命歷程 躍然於文字和色彩中

是次名為《與生命有約》的活動由嶺南大學校牧處、香港國際水彩畫協會主辦,博愛 醫院病人資源中心、聖公會聖匠堂長者地區中心安寧服務部協辦。10 位水彩畫家與 10 位大學生與晚期、長期病、罕有病患者們相約到具紀念意義的地方聆聽和分享,完成 訪談後會以受訪者的故事作藍本,繪畫一幅水彩畫,以及寫下病患者生命故事作展出 之用,亦會製作成明信片,送予受訪者留念。

立場新聞報導 :帶不走就留下-一場晚期病人-水彩畫家-95-後大學生與生命的對話/

ArtDomeLogo.jpg